Thursday, October 29, 2009

阿敦宝典★大大启发★

STPM正在逼近,还是很堕落般地照常上网。但是我想说的是,我还是很有规矩啦!因为上网也只是把电脑开着,书还是有碰到的!今天是最后一天上“金龟”老师的课了,既开心,又伤心。p/s:那是矛盾吗?开心,因为,最后一天上课嘛;伤心,因为没机会再被唠叨一番了。

再来,还有少许的感动,最后一堂课嘛,老师肯定会说出一年以来的“心底话”。原来在班上常常被“点名”回答问题的学生,是老师觉得不太稳而想要补救的学生(我是其中一名^^);没有被点名的学生,老师认为他们不会令她担心的;总的来说,老师是一视同仁的!不懂是否频率对上了,我感觉到老师的衷心祝福。

给“金龟”老师的话:老师,虽然你时常因为我们班上的出席率不佳,然后询问我的时候也把声量提高了。老师,其实我没有在在意,因为我知道你只是很紧张我们不努力罢了。要不是其他同学提起你的语气重了些,我还没发现呢!(这是不是后知后觉啊?)其实,你是很可爱的老师;在班上讲课的时候有时候会因为讲话“走音”而闹起大笑一场。还有一举一动,都不像一个先修班的老师(没有贬义),很少先修班老师还会对先修班的学生用以小学生的教学模式,简单来说就是循循善诱。最后,我想说:“老师,你已被列入《阿敦十大杰出教师》的首位教师!”

为了不让任何人(包挂自己)失望,我ekonomi这科势必要拿A!


我爱长今!



蚊子
于2009年10月29日
完稿

Saturday, October 24, 2009

阿敦宝典★电视剧★


这是韩版《宫心计》。


这是港版《大长今》。

这资讯是在网络上、报章上摘录下来的。其实每部戏剧一定要100%不一样才好看吗?即时怎样编剧,往往都会有些剧情是有相似点的。我暂不下评语,因为我还没将32集的港版《大长今》看完。至于那些提早下评论的人,我只能说:“你们真神啊!”剧都还没播完也!

目前觉得港版《大长今》里的角色还蛮赞的!跟韩版《宫心计》有得fight啦!我现在只看到第4集而已,但是以下这位aunty已经让我产生厌恶感。那代表她的演技一流!


蚊子对于港版《大长今》的进一步报导请留意下次的文章。
[p/s:当年港剧《金枝玉孽》好像也是以后宫斗争来做背景,那现在的港版《大长今》算不算也是在抄袭《金枝玉孽》啊?]



蚊子
于2009年10月24日 晚
完稿

Sunday, October 18, 2009

阿敦宝典★决定★

“喂~毕业典礼你要不要来的?”
这是童鞋一直再问我的问题,我的答案:“不要!”为什么不出席毕业典礼?因为我不想被剪头发!想到中五时的毕业典礼,乖乖坐在礼堂里面,就很“幸运”地被点名到礼堂外面的走廊,看着头发一根根地掉在地板上,好心情立刻就被破坏掉!

我的确是很容易受影响的人。在大家的“耳濡目染”之下,算了,就去吧!可是在那之前,必须把头发先理一理。啊~这可是做了很大的内心挣扎哪!毕竟这头发也留了一段日子了,也陪我偷偷摸摸地逃过了多少纪律老师的眼光哪!我也太舍不得了啦~还天真地用硬币上的“字”和“花”来决定。结果:输啦,剪就剪咯!

坐在椅子上,看着joseph一刀一刀那样剪,头发一撮一撮那样掉在白袍上,一番滋味在心头...洗头出来,看到遍地头发,另一番滋味又上眉头。嘿,实在太短了啦!

这个决定好像也太狠了。后悔也没有用了,最后决定:“快快乐乐”进入礼堂参加毕业典礼。



蚊子
于2009年10月18日 傍晚
完稿

Saturday, October 17, 2009

阿敦宝典★怪梦★



曾经听长辈那样说:当一个人很累很累的时候,晚上就极可能发一些怪梦。所以啊,当我们还小的时候,父母就常常禁止我们在睡前蹦蹦跳跳,免得太累而夜晚被怪梦惊醒,然后哭得稀里哗啦,影响大家的睡眠嘛!

原来梦境里是可以很不逻辑,很不接近生活的,而且当一觉醒来,部分的梦就会被遗忘掉。依稀记得,刚才的怪梦不只一个,好像有3-4个吧!一个小小的夜晚,发了那么多的怪梦会让人负荷不了吧?

梦境1的画面大概是这样的:我已经正在修读设计系,正和几个同学坐在书桌前完成画稿,兴奋地在互相比较。
渴望度:★★★★★
可信度:★★★☆☆
接近生活度:★★☆☆☆
醒后满意度:★★★★★
感言:要是真的能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的话,我就会多了几分笑容,少了几分忧虑。

梦境2的画面大概是这样的:学校的毕业典礼成功办到好像High School Musical那样隆重!大家都很兴奋地参加晚上的舞会。
渴望度:★★★★★
可信度:☆☆☆☆☆
接近生活度:★☆☆☆☆
醒后满意度:★★★★☆
感言:我们学校的毕业典礼,每年都是沉闷地渡过,纪律老师像是警察那般在礼堂四周巡逻;学生就好像犯人乖乖坐着。一个简单到极点的毕业典礼丝毫没有为中学生涯留有一丁点的回忆。

梦境3的画面大概是这样的:家里阿嫲在水中溺毙,不知哪来的一个人把她抱到门外做抢救。我用CPR救活自己的阿嫲。
渴望度:☆☆☆☆☆
可信度:★☆☆☆☆
接近生活度:☆☆☆☆☆
醒后满意度:☆☆☆☆☆
感言:这当然不会是我所想要的!阿嫲很疼我们孙子的,甚至我可以感觉到比爸妈的爱来得深。孙子的要求,阿嫲重来没有拒绝过,在能力范围的她都为我们办了。我在想,当我事业有成的时候,她会看到吗?

从梦中,我们常会得到一些启发。或许梦就是上天知道我们的烦恼而给的启示,让我们慢慢摸索。其实它值得我们深思!



蚊子
于2009年10月17日 早
完稿

Tuesday, October 13, 2009

阿敦宝典★障碍★

偶然发现,原来我是一个没啥沟通细胞的家伙。或许阿瑞她讲得对,我有语言障碍。我看不只这个,还有沟通障碍和学习障碍吧?我小时候,早就应该被送入特殊学校就读,拖到今天,也未免太迟了吧?

今早谢老师进班代上华文课,给了许多金玉良言,也顺道给了几个预测的题目(她交代千万不可告诉吴老师)不过,《文心雕龙》和《诗品》早就是我自个儿预料的篇章。既然谢老师、吴老师,甚至我自己都预测了,怎能对不起自己不去读呢?加上《诗经》已经有15周年的历史了,还不出?斗胆在STPM预测题目,可感觉自己是个冒险家呢!

不过,说真的,对于没有多少时间准备的自己,只能用删读法则了。背工一流的同学当然没在害怕,可我不像他们是“背多分”。我是他们的弟弟“背少分”T.T可偏偏4科里边就有2科需要“背多分”的天分,我自认没那个天分啦!但是好在预考时,其中一科我遗传了“背多分”的少少天分,还能在班上立一足。我已经尽量在准备另外一科需要“背多分”的华文。因为谢老师说,这张拿A,另一张就不用怕了!哇,她果然是冒险家!

接下来还有PA一大堆的白痴国家政治手册和经济科的keluk,全部都要进脑子里的东。我在怀疑自己的脑子里有没有那么大的memory。嘿!全级10名以内的同学,他们脑子的memory肯定跟普通电脑平起平坐!写个“服”字给你们!

这STPM是我在求学生涯的最后第二个障碍。跨过它的话,我就会得到片刻安宁,或许会是长期性的安宁。能升大学的话,就到表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莫名其妙的家!我得加油,为了我的安宁。


烂成绩一览。



蚊子
于2009年10月13日 晚
完稿

Friday, October 9, 2009

阿敦宝典★自由★

“你还挺自由的嘛!”
对啊!我挺自由的,要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,前提是:得有一个愿意当我司机的人。我的“司机”也脱离不了那几个人,当中次数最多非康康和Ahsheng莫属!有时还挺难为情的,但是衷心感谢曾经担任我“司机”的朋友们!感恩^^

10月4日,晴
这天的司机是康康,搭客有我和ahmon。这天要送Ahmon回去槟城的宿舍,他隔天就开课了。其实他3个星期的semester break过得挺快的!先去Gurney Plaze溜达了一会儿,再把他送回宿舍。
溜达的证据:

好像很不熟的样子厚?


Ahmon的姿势最够看!


在大众书局哦!Ahmon的头发好短!XD

回到他的宿舍,参观了后,听了他们房东的故事,突然觉得Ahmon很可怜。其一,房间小得可怜;其二,房东贱得可怜;其三,房子脏得可怜。这也叫我突然紧张了我未来的大学/学院生活,会有怎样的朋友?会有怎样的环境?会有怎样的生活?好乱!不过,我还是希望Ahmon过得更好!^^临走前,还拍了照留念。

当天Ahmon的脸多了几分沧桑感..XD

当天的自high照:

只是告诉大家,我的嘴唇又快龟裂了。

10月9日,晴
今天是我一星期一度的“逃学日”。早上我享受了我的自由,即跟几个朋友仔去吃点心,喝喝早茶!悠哉闲哉~吃过早点,回家上网+补眠。顺道提一下,司机是Ahsheng。呆到1点左右,接了1画就往K房驶去。(顺道提一下,即使3个人唱K也可以很high!)
证据:

笑容像阳光般灿烂!


这个比较灿烂吧?


表情都很好厚?


这个嘛..Ahsheng昨晚4点才睡觉,6点就爬起来了。
他的脸已经告诉大家:我很累!


我还是忍不住夸奖自己抓角度的能力!XD


我很high吧?

嘿!今天走搞怪路线!

10连拍!

随后正常照片1张:

我很正常厚?
随后步上归途,感激Ahsheng!
总结:我,自由吗?



蚊子
于2009年10月9日 晚
完稿。

Wednesday, October 7, 2009

阿敦宝典★童年噩梦★

今天的午觉比平时迟多了,大概傍晚6点才慵懒地躺在床上,可8点左右就从恶梦中惊醒。这个梦,唤醒了童年时期的噩梦,一个几乎快被淹没的噩梦。呆坐了一阵子,心情突然异常平静。我免疫这个噩梦了?还是它已经免疫我了?没有多想,因为那是一件十分不值得我回忆的陈年往事!(请恕无法道明)

忘了从何时开始,我对阅读已经无法提起多大的兴趣,校内成绩算是麻麻地,勉强过得去,或许是因为童年噩梦吧!看回以前的成绩册,哇~原来以前的成绩是Top的咧!随着年龄的增长,成绩随着走下坡,虽然没有到烂的地步,但是心里也不好受。小学四年级,也就是童年噩梦刚开始不久的时候,那件事情发生后,校内成绩/学术比赛的水准都保持得还好,因为当初的年龄对这家事算是不了解的。

直到初升中一,懂的东西越来越多,才知道当初的事情是件大错特错的事情!已经开始不在课堂上多加注意和用心,思绪早已飘到当初那个不愿被记起的画面。渐渐,成绩开始走斜坡,尤其初中二那年,简直可以用“堕落”来形容。中三算是挺难熬的一年,由于之前的基础没有巩固下来,加上活跃于课外活动,年尾的PMR考试得了一个差强人意的成绩。大概在这时候,那个噩梦已经快开始灰飞烟灭了。

怎知,高中一,即中四的时候,有人挑战了我的极限,这个噩梦被那个人从深井中掏了上来。成绩完全没有好转的迹象,只是勉勉强强能在班上立足。(因为那不是前面第一、二班)高中二,成绩仍然如此一般。幸好当初在宿舍有Ahmon的帮忙,所以年尾SPM考试不至于死得很惨。

来到先修班一年级,为了应老爸的要求,回来继续修中六。当时那个噩梦在脑海中已经没有那么强烈,随着时间慢慢淡化了...成绩开始接近轨道,然而还是上不了,毕竟我当初不愿修中六。在这段意志与行动挣扎的过程中,意志往往是赢家,还是得乖乖做所谓的“乖学生”。

先修班二年级开始,经济科是我一大障碍,每上过这节课,必定挫折感倍增。脸上虽然还是嬉皮笑脸地说着话,但是心里面总有说不出悲伤,套同学的话:我是有语言障碍的!成绩稍有好转,但中规中矩,归纳为一般。总的来说,还是不上不下,卡在中间。

今天分了总成绩单让我们检查,经济科为当中最差,而且是不及格的!休息节,经济科老师召见,她打算另替2位同学补救这科,即是我和Ahsim。无意中瞄到昨天在课堂上做的30题选择题,我只答对12题。记得老师昨天说:这考卷很容易!我心想,昨天我是最后一个回答完毕的学生,当时已经放学,3班的同学都已经回答完毕,并离开讲堂,只剩几位同学在前方跟老师讨论问题。当时的失落感和挫折感是十分强烈的,毕竟自己不如其他人聪敏。加上今天又瞄到这样的结果,难免会有说不过去的唏嘘。

经济科老师,她算是一位挺循循善诱的好老师。自她上次说中我心事过后,对她会留有一点的戒备,毕竟除了自己外,我不愿再让第二个人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、发生了些什么。这次,她好像又估中了些什么,自己也不很确定,所以也不多加理会,只是我不愿意让她有第二次估中的机会。但为了补救经济科,还是会配合老师的安排。

童年噩梦在这个时候出现是否意味着我的成绩会来个一落千丈?抑或如我所说,我们互免役了,所以成绩上会有突飞猛进?一切还是一个谜...




蚊子
于2009年10月7日 晚
完稿

Friday, October 2, 2009

★阿敦宝典★癌症

自我知道“癌症”这词后,才发现原来它鲜少出现在我的四周,或许这是件喜事。可这件喜事并没有永恒般发展下去。一年前,得知一位同学患上癌症的消息。隔一阵日子后,从朋友口中得知她经化疗后恢复得不错,我有点欣慰,毕竟她曾经是我的同级同学。

世事难料,前阵子病情复发,化疗次数增加,朋友说她正和死神搏斗!之后再也没有消息了,我以为她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。无奈,前几天看到朋友在facebook上面放的link,才知道我的以为是大错特错的!看她现在的照片,回想以前她在学校的样子;她瘦了,勉强微笑的背后似乎有着凡人未经历过的痛苦...

她,以前在学校是个学长,她在众多可恨的学长中可说是个例外,因为她和蔼亲切、有礼貌、没有架子,加上成绩优异(SPM 11A),使众人对她留下良好的印象。我对她的印象仅仅如此。

以下报导载自《光明日报》:


(大山腳訊)大馬教育文憑11A優異生楊顏琦,因患上血癌而被迫放棄到捷克就讀醫學系。她在接受治療1年的化療後情況有好轉,原以為可以當醫生圓夢,詎料血癌再度復發,她目前急需20萬令吉進行骨髓移植手術。

楊顏琦(19歲)於去年5月證實患上血癌,在今年康復的她,萬萬沒想到自己在重獲健康短短兩週後,再度被癌魔纏上。

楊顏琦在家中排行第三,有一對兄姐及一個妹妹。父親楊亞華(62歲)雖然是一名建築承包商,為了女兒的病,他在過去一年半幾乎處於停工狀態。

儲蓄幾近耗盡
楊顏琦先前在檳城醫院共花了約7至8萬令吉醫藥費,加上生活費及兄弟姐妹的求學費用,楊家已差不多耗盡儲蓄。

她病發後,醫生表示化療已無法壓制癌細胞,必須盡快進行骨髓移植手術。由於馬來西亞、新加坡及台灣都找不到適合她的骨髓,醫生只能往美國尋找,是本地比較罕見的例子。雖然已經找到骨髓,運輸費及骨髓費價格不菲,大約需要9萬美金(約31萬3200令吉,骨髓一旦抵馬,她即在安邦醫院進行手術。

這次的醫藥費估計需要20萬左右,對楊家來說是個重擔。他們希望社會熱心人士慷慨解囊,助楊顏琦渡過難關。

出國讀醫夢碎
楊顏琦原本獲得公共服務局獎學金資助,到捷克就讀醫學系,卻因為患癌而打碎了出國夢。她如今在日新國中就讀中六,所獲得的獎學金則獲準延遲一年,但日後只可以在馬來西亞繼續醫學課程。

開朗的楊顏琦表示,她在患病初期非常難過,一度十分執著,終日以淚洗臉。在家人及朋友的鼓勵下,她漸漸學會以平常心看待,並感恩現在擁有的一切。

她指出,在患病期間目睹許多血癌病人離世,令她感慨萬分。她語帶哽咽地說,希望本身康復後可以繼續深造當醫生,將來幫助那些和她一樣遭遇的人。

有意捐助楊顏琦的熱心人士,可把義款交到光明日報辦事處,以轉交《光明公益金》處理。支票背面請註明捐助楊顏琦


种种事件联想在一起,我得到了这样的结论:上天是妒嫉好人的!不过我还是诚心请求老天爷,请您怜悯这个20不到的女孩儿吧!突然感觉一阵唏嘘感涌上心头...颜琦同学,加油!




蚊子
于2009年10月3日 凌晨
完稿